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要闻 > 新闻发布会

广东省政府新闻办疫情防控第二十五场新闻发布会

发布日期:2020-02-20 09:02:34 来源:本网 浏览次数:- 字号:

202_1.jpg

  根据省疫情防控指挥部部署要求,为进一步回应社会关切,2020年2月19日下午,广东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疫情防控第二十五场新闻发布会。

202_2.png

202_3.jpg

广东省政府新闻办公室处长陈江帆

  主持人陈江帆:女士们、先生们,记者朋友们,下午好! 按照广东省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的安排,省新闻办今天在这里举行第25场新闻发布会,通报我省疫情和防控工作情况,重点介绍广东中医药在疫情防控中的运用情况。

  首先,我介绍一下出席今天发布会的发布人:省卫生健康委副主任、省中医药局局长徐庆锋先生;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主任中医师林培政先生;广东省中医院肺病科主任林琳女士;广东省第二中医院肺病科主任陈宁女士;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中医科主任谭行华先生。

  首先,请徐庆锋先生通报全省疫情和防控工作情况,介绍广东中医药在疫情防控中的运用。

202_4.jpg

省卫生健康委副主任、省中医药局局长徐庆锋

  徐庆锋:各位媒体朋友,大家下午好。首先,通报一下新的疫情情况。截至2月18日24时,广东省全省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331例。18日当天全省新增确诊病例3例,为惠州市的3例。新增出院41例,累计出院571例。新增出院病例中,8例为重型病例治愈出院,其他为普通型或者轻型治愈出院。另有疑似病例1例。有2543名密切接触者正在接受医学观察。在院的755例确诊病例中,轻型69例,普通型614例,重型46例,危重型26例。新增死亡病例1例,为珠海市78岁男性,湖北返粤人员,因发生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脓毒性休克,经全力抢救无效死亡。

  下面,介绍我省发挥中医药特色优势,中西医协同防治新冠肺炎的有关情况。

  广东是中医药大省。大家都知道,在2003年抗击非典中,我省运用中医药前期介入效果极佳,中西医结合治疗病死率全世界最低,后遗症最少,中医药在我国抗击非典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全球非典平均死亡率11%,而中国大陆为7%,广东为3.8%,远远低于其他国家和地区。这一经验得到世界卫生组织的认可和高度评价。

  在这次新冠肺炎医疗防控救治工作中,我们认真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在新冠肺炎医疗救治工作中坚持中西医结合、中西医并重的重要指示要求,发挥中医药大省的优势,强化中西医协同,有力有序推动中医药全面参与,促进医疗救治取得成效。概括起来,主要做了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第一,坚持科学防治,推动中西医协同应对疫情

  一是第一时间组建省级中医药防治专家组,由省名中医和岭南温病专家领衔,成员涵盖省级中医医院和省市定点收治医院的中医科。今天在座的四位专家,林培政教授是专家组顾问、林琳教授是专家组副组长、陈宁教授和谭行华教授是专家组成员。在省卫生健康委、省中医药局的主持下,专家组于1月24日率先制订发布省级中医药治疗方案,有力指导全省中医药的救治工作。

  二是全面落实中西医联合会诊。各地市全面落实中西医联合会诊制度,所有确诊病例均纳入中医辨证论治范围,根据临床实际合理确定中医药治疗的时机和方法。截至2月18日24时,全省确诊病例1331例,中医药参与治疗1245例,参与率93.54%;中医药参与治疗确诊病例中:单纯使用中药汤剂的913例、单纯使用中成药的177例,中药汤剂与中成药配合使用的155例。中医药参与治疗确诊病例中:治愈出院:448例,平均住院日14.5天,症状改善660例,有效率达89%。

  三是派出中医医疗队驰援湖北。从1月27日至2月17日,全省各级中医医院共派出312名医护人员驰援湖北武汉、荆州。其中由广东省第二中医院、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广东省中医院组建的60人队伍,整建制纳入国家第二支中医医疗队,在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开展重症病例救治工作;由广东省中医药和深圳市中医药系统组建的61人,整建制纳入国家第四支中医医疗队,在武汉雷神山医院开展重症病例救治工作;由佛山市中医药系统派出的65人的医疗队,主要在武汉市第一医院开展重症病例救治工作。

  第二,坚持中医思维,按人群分类精准施策

  一是“一人一方”,面向重型患者实施个体化治疗。我省派出的整建制中医医疗队,在重型病例救治中,发挥中医药因人制宜和整体观的优势,有效降低死亡率。例如在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广东中医团队累计收治124例,其中重型或危重型达到116例,经中医药为主的中西医结合治疗,症状明显改善的112例,其中已出院或达到出院标准的有50例。

  二是“既病防变”,面向疑似和轻型、普通型患者实施中医药早介入,分类型诊治。我省中医药治疗方案中,将早中期的轻型、普通型患者区分为数个中医证型,并开出相应指导处方。指导临床及早实施中医药治疗,及时有效改善发热、咳嗽、喘憋和胃肠症状,有效控制病情,提高治愈率。

  三是“未病先防”,全省各地各级中医医院结合当地饮食习惯和天气变化,组织中医药专家开出保健方,制作防流感汤剂,免费派送给医学观察人员和一线防疫人员,并为一线防疫人员开展艾灸、中医理疗等服务,开展群防群控。省级中医治未病指导中心及时编制《广东省2020年冬春季节中医药扶正固本养生保健指引》,开展中医八段锦系列宣传,推荐药食同源方案,帮助群众固本纠偏、防病强身,受到群众的欢迎。

  第三,高效开展中医药科研攻关与成果推广

  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在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中,充分发挥中医药防治传染病重点研究室的优势,形成“透解祛瘟颗粒”验方,也就是“肺炎1号方”。省科技、中医药、药品监管部门协同联动,将这一成果列为科技攻关应急专项,连续多次组织专家论证后纳入医疗机构中药制剂应急审批程序准予附条件备案。2月8日,省药监局、省卫生健康委、省中医药局联合印发关于“透解祛瘟颗粒”临床使用规定的通知,及时指导在医疗救治一线科学运用该成果,疫情期间允许全省定点收治医院直接调剂使用。据统计,自2月9日以来全省定点收治医院已调剂使用“透解祛瘟颗粒”6072包,向湖北省人民医院等医院捐赠2万余包。同时,我省在修订完善省级中医药防治方案过程中,将这个制剂纳入治疗用药。

  接下来,我省将进一步总结推广中西医协同创新经验,进一步总结推广中医药临床科研成果,进一步完善中西医结合诊疗方案,促进医疗救治取得更好的效果。

  最后,感谢各位媒体朋友对中医药工作的关心与支持!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中华民族是从艰难困苦中走过来的。”中医药,也是在历经多次的瘟疫、疫病中不断发展完善起来的。我省在抗击新冠肺炎防控和医疗救治工作中将继续发挥中医药智慧,为健康广东提供有效的保障。

  我就通报到这里,谢谢!

  主持人陈江帆:感谢徐庆锋先生。下面进入提问环节。按照惯例,提问前请通报所在的新闻机构。

202_5.jpg

南方日报记者提问

  南方日报记者:请问林琳教授,我们广东省很早就推出了新冠肺炎中医药防治方案,广东专家组具体做了哪些工作?目前效果如何?谢谢。

202_6.jpg

广东省中医院肺病科主任林琳

  林琳:谢谢这位记者的提问。广东省中医药新冠病毒诊疗方案出台以后,总的来说,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后,这个疫情引起了全世界、全中国,还有广东省的高度重视。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广东省中医药局立即成立了一个专家组。这个专家组密切追踪国内和国际对疫情的报道,特别是中医药防治的进展情况,同时在专家组内部密切进行广东中医药防治方案的探讨。

  我们主要是通过几个方式来制定这个方案:一是广东省已经开始有病人了,所以专家组成员以及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的中医专家一起进入病房,多次组织会诊,来讨论病情,收集病人的第一手资料,包括病人的症状、四诊的信息、舌象、脉象以及不同阶段病人的表现,我们都把它记录起来。同时我们跟国家派出到武汉支援的中医专家比如刘清泉教授、仝小林院士密切保持联系,同时也通过视频会议的形式一起探讨新冠肺炎的中医表现以及治疗的思路。在这个基础上,我们也借鉴一些温病学中医治疗疫病既往的经验,古代和现代的经验,特别是2003年我们在治疗传染性非典型肺炎(SARS)治疗的经验基础上,因为我们广东省很多专家都参与了非典的治疗,在此基础上,结合这次新冠肺炎的临床第一手资料,我们也咨询了一批老专家、省名中医,汇集集体的智慧,出台了第一版试行版的《广东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医治疗方案》。第一版方案形成以后,我们就马上推广到临床的医生进行使用,整体感觉这个方案在临床使用过程中病人的疗效还是比较明显的,比如在帮助退烧,减轻咳嗽、喘气,改善疲劳和改善胃口差等方面,都显示了中医药的疗效。

  另外,我们发现在中医药治疗过程中,病人的病情比较稳定,似乎不容易往重症方向发展,这个给我们很大的鼓舞。在此基础上,我们马不停蹄地进行下一步的资料收集以及病人的反馈。我们把广州的病人,特别是市八医院的病人的信息都收集起来,还有地市级医院的病人的情况都收集起来,比如东莞、阳江等,把病人舌象的情况也拍摄记录起来,更加全面地了解广东病人的情况。另一方面,我们也跟湖北、武汉一线的专家密切联系,我们派往湖北、武汉的专家有几支队伍,特别是在张忠德教授、黄东晖教授、邹旭教授、颜芳教授以及呼吸科、ICU等医生接触的病人中,我们广泛收集武汉那边病人的四诊信息、中医信息,我们把这些信息全部汇总起来,提供给专家组查阅,全面了解广东和武汉新冠肺炎病人的中医资料。在这个资料理解的前提下,我们再把这些资料又反馈给我们的顾问,全省名中医来进行咨询,还有国医大师老师们如周仲瑛教授、晁恩祥教授等,以及我们省的温病名专家林培政教授,我们把收集的资料反馈给他们去看,然后咨询他们的建议,对这个疾病的看法以及治疗的不同环节的见解,在这个基础上,我们专家组反复地讨论,对这个疾病的认识越来越清晰,对疾病不同阶段中医证候的表现我们也越来越明白,在这个基础上就凝练出《广东省新冠肺炎中医药治疗方案》第二版。第二版方案也是凝聚了一线专家以及第一版方案的反馈意见和信息,也凝聚了湖北专家的一些反馈意见,以及广东省名中医、国医大师的经验,经过专家组集体的反复讨论,几经修改,然后才修订出来的。第二版的方案对广东的临床针对性更强,更加有效地指导广东各级医疗机构进行中西医结合救治病人。谢谢。

202_7.jpg

信息时报记者提问

  信息时报记者:请问林培政教授,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抗击非典创造出“四个零”的奇迹,但也有人对中医药有一些争议和其他的看法,您怎么看这个问题?谢谢。

202_8.jpg

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主任中医师林培政

  林培政:科学总是在被质疑当中发展与进步的,中医药学也不例外。正如刚才徐局长的通报中讲到,中医药学是在中华民族历经疫病中不断发展完善起来的。从中医角度来看,从《黄帝内经》,到《伤寒论》,到《瘟疫论》、《温热论》、《温热经纬》、《温病条辨》这些著作,历经了上千年的发展。我们引用《黄帝内经》里面的一句话“五疫之至,皆相染易,无问大小,病状相似”,这16个字的描述,与当今新冠病毒的流行、特别是武汉的情况十分相像。“五疫之至”,五种疫病到来;“皆相染易”,互相传染发病;“无问大小,病状相似”,无论是年长的,还是年小的,最小的到几个月,老到九十几岁的都有。到东汉时期的《伤寒论》比《黄帝内经》更进一步地把这些疫病归作为风寒所引起,有六经辨证系统的方药治疗疫病,但是那时候是以寒为主。到明清时代,吴又可的《瘟疫论》,王孟英的《温热经纬》,吴鞠通的《温病条辨》,叶天士的《温热论》,这些著作共同总结了前面的经验,才形成独树一帜的温病学派。《温热论》里面一开篇就讲“温邪上受,首先犯肺,逆传心包,肺主气属卫,心主血属营,辨营卫气血虽与伤寒同, 若论治法则与伤寒大异也”,这里面概括了一个意思,大家对比一下现在的新冠肺炎,它说明了是温邪、温热性质的病学,“温邪上受,首先犯肺”,肺是病变的中心。中医圈内的有些人说温病产生了以后,就是对伤寒论的否定,其实没有这样的意思。“辨营卫气血虽与伤寒同,若论治法则与伤寒大异也”,所以开创了清热、解毒、透表、宣肺一系列治疗肺热的方法,这是一个质疑、发展的过程。到2003年的非典,广州中医药大学温病教研室的终身教授刘仕昌提出了“风温挟湿”的病理,如果去看教科书,没有“风温挟湿”这样一个说法,但是融贯内经、伤寒、温病的这些理论的话,有“风温挟湿”的诞生。这也是一个质疑、发展的过程。“风温挟湿”的理论提出来以后,指导非典的治疗取得比较好的效果。今天新冠肺炎,我看了几个方子,跟非典又有不同。原来非典初起的时候我们很少在清热、解毒、化湿的基础上用扶正的药物,这一次我看了“肺炎1号方”,还有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防流感的方药,还有湖南中医药大学国医大师所拟定的方子都加入了北芪或者五指毛桃或者人参这一类的药物,这跟以前比又有所进步,讲这个的意思,是历年来在质疑当中,发展了理论,发展了学术,这也是中医药守正创新,集成前人智慧与经验的过程。所以我们对中医药、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冠肺炎有信心。

  大家可能会问,中医药治疗从哪个角度上取得信心呢?有两个例子,一个是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的“肺炎1号方”,一个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公布的清肺排毒汤方案,这里面都有临床数据表明,经过治疗,治愈好转的比例较大。这两个方子,“肺炎1号方”综合了温病学的清瘟败毒饮、达原饮、清暑益气汤这几个方,而清肺排毒汤综合了《伤寒论》里面的四个方子,麻杏石甘汤、射干麻黄汤、五苓散、小柴胡汤,它们的临床成果说明了在中医的辨证论治总体观念指导下,可以取得比较好的疗效,这些数据都有报道公布了。第三,中医药关注的是“病的人”,而不是“人的病”。患者不会告诉医生说“我得了新冠肺炎”,他只会告诉医生说“我发烧,我咳嗽,气喘、拉肚子”等等这些症状,中医药通过整体的辨证论治,可以清热宣肺、化湿、解毒、化瘀,来达到治疗发烧、咳嗽的目的。如果是胃口不好、大便不好,可以通过健脾化湿来达到治疗的目的。

  综上所述,概括为两点:中医药学跟其他学科一样,是在被质疑当中发展进步、传承创新的,它不是今天才提出来的一个理论,是从实践中发展而来的,不是凭空提出来的。第二,通过对病人的治疗,一个是清肺排毒汤,一个是“肺炎1号方”,都充分经过实践证明它有效,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下来的工作当中,在现有成效的基础上进一步探讨、研究、总结、进步。谢谢。

202_9.jpg

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中医科主任谭行华

  谭行华:我补充一点。有很多媒体问我中医药起作用在哪些地方,我觉得中医药的作用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快速改善临床症状,正如大家所知的,新冠肺炎目前还有没有特效药物治疗,临床上主要是以对症处理为主,那么症状的快速改善,对病人的预后是有很大帮助的,比如持续高热,它会加重身体的缺氧状态,导致组织细胞损害,如果能够迅速退热,有利于患者身体机能恢复。

  二是增强身体抵抗力。新冠肺炎特别是老年人、有基础疾病的人,容易并发细菌感染,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中药在扶正、增强人体抵抗力方面,可以降低感染的概率。

  三是抑制肺部炎症。我们知道新冠肺炎的加重与细胞因子风暴有关,大量炎性因子被释放,很多临床实验都表明清热解毒的中药,可以抑制炎症因子的释放,所以有减轻肺部炎症的作用。

  四是调节肠道菌群的平衡对肺炎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发现在的治疗的过程当中,通过保持大便通畅、排除毒素,也可以减少细菌、真菌感染的概率。

  总之,中药发挥疗效应该是一个综合作用的结果。谢谢。

202_10.jpg

羊城晚报记者提问

  羊城晚报记者:请问陈主任,您参加过武汉前方医疗队的会诊,请问目前中医在治疗新冠肺炎临床当中,中医采取了哪些手段?和其他非中医的团队有什么区别?对于哪一些症状中医药是更加有优势的?谢谢。

202_11.jpg

广东省第二中医院肺病科主任陈宁

  陈宁:广东中医药医疗队的首批队员在1月29日就正式接管了隔离病区,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与前方进行了六次集中远程会诊。从与前方沟通来看,广东中医医疗队首先是保证每一个患者都要用上中医手段,当然形式是多种多样的,主要采取的中医手段有中药汤剂、中成药、注射剂、针灸、八段锦、呼吸康复操等等,其中以中药药物治疗为主,我们主要是通过辨证论治,对病人进行个体化的治疗。从前方队员的反馈来看,中医非药物的辅助治疗方面也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因为在隔离区,那些病人的心理是非常焦虑、紧张的,所以睡眠的质量很差,我们就经过针灸、耳穴的敷贴使他们睡眠好,睡眠好了精神就好了,精神一好了,对新冠肺炎的恢复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所以病人也很满意。还有呼吸康复操,也对改善病人的呼吸功能、肺功能有很大的帮助。

  与其他非中医医疗团队相比,我们中医医疗队主要是采取中西医结合的方法,目前来看,中医的加入,中西医结合对新冠肺炎治疗的优势,首先是通过不同的治法较快地改善患者的症状,病人不知道他是新冠肺炎,他只是告诉你发烧、咳嗽了,通过不同的治法来改善病人的症状,比如退烧,减轻咳嗽、喉咙痛、胃肠道的症状等等,这些病人一紧张,消化不好,吃不好,睡不好,通过中医治疗以后,这些症状会很快地得到改善。其次就是对轻型跟普通型的患者,中医药的及早介入以后,就可以有效地阻止从轻症和普通症转入到重症和危重症。第三,在重症救治方面,改善其症状以后,可以赢得时间。因为救治危重症,我们把他的时间腾出来,各个脏器的恢复需要时间。第四是在康复期运用中医药治疗,病人恢复很快。我们这支队伍主要负责重型,危重型病人的救治,到昨天下午五点统计,我们负责的病区有50例已经痊愈出院。

  总之,中西医协同起效,有效地缩短了病程,提高了救治率,减少了死亡率,发挥了“1+1>2”的效果,极大地增强了医患双方的信心。病人吃了药以后改善很快,医生用了药以后,看到他们稳定了,也很开心,增强了医患双方的信心。谢谢。

202_12.jpg

澳门日报记者提问

  澳门日报记者:请问谭主任,目前在临床中已经有一些中药,比如广东“肺炎1号”、板蓝根已经在使用,这些中药在实际使用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对病人起到什么样的效果?板蓝根等中药能否在一些预防中使用?谢谢。

  谭行华:我先回答一下“肺炎1号”的问题。对我院服用肺炎一号方六天或以上的病人121例统计分析。服药前,发热的病人有72例,并非所有的病人都会发烧,伴咳嗽症状的大概是108例,肺部CT有炎症改变的也是108例。在服药6天后我们发现,84.72%,也就是61例病人的体温恢复正常;有72例咳嗽症状消失,占比大概66.67%;同时对其他的症状,比如说乏力、咽痛、纳差都有明显的改善。另外我们也特别关注胸部CT的情况,大概有74.07%,就是80例病人的CT是明显好转的。在治疗的过程中我们也发现,这121例用了中药的病例有7例病情是加重的,有6例经过我们积极治疗,现在已经明显好转了,有1例病情继续恶化,现在已经转了ICU抢救治疗。现在出院的121例患者中有62例痊愈出院,研究结果提示“肺炎1号方”的总体治疗效果良好,临床症状明显改善,有效率达到94.21%,目前全省有11家定点医院申请了“肺炎1号方”的调剂。

  至于说板蓝根是否有一定的预防作用,中药是否能起预防作用,可能大家都听了很多,从中医的角度来说,预防的含义就是扶助正气,就是提高人体的抵抗力,我们有一句话叫“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我们通过中药调整人体的脏腑机能,达到人体阴阳平衡的一个生理状态。保持情绪愉快,加强身体锻炼有异曲同工之妙。我们不主张在普通人群中开展固定中药预防,因为每个人的身体素质都有所不同,所以一定要在医生的指导下进行。谢谢。

202_13.jpg

新快报记者提问

  新快报记者:请问林琳主任,广东的新冠肺炎中医药治疗方案,有哪些特点?体现了哪些广东中医特色?

  林琳:广东新冠肺炎中医治疗方案有两大特点。

  第一是体现了因时、因地、因人,“三因”制宜。新冠肺炎由于是感染了疫毒之邪,但是它在不同人群身上的表现是不同的,在不同的地域和时间,它的表现也略有不同,所以我们根据广东病人的临床表现,来综合考虑这方面的问题。因为广东有它的气候、地域以及人体因素不同特点,比如广东在岭南,它的地气比较湿热,气候偏热,今年是一个暖冬,风大,而且比较燥热,我们都明显感觉到燥和热的感觉。另外,由于地理比较湿热,所以广东人比较喜欢喝凉茶,由于凉茶容易伤脾胃,湿热之邪容易碍脾,所以广东人的体质特点就是多湿多虚,脾胃偏虚弱。根据这种地域和人群的不同,我们比较重视广东的新冠肺炎病人的特点。在此前提下,我们也观察了广东新冠肺炎病人的临床特征,发现广东的新冠肺炎病例的病理特点为“热、湿、瘀、毒、虚”。我们也对照过广东病人跟武汉病人的情况,我们发现广东的病例似乎热更明显,湿更重,所以我们就围绕广东新冠肺炎病人病理的特点,特别是挟湿挟热的程度比较重,围绕着湿热疫毒来开展治疗,所以广东省的新冠肺炎中医药治疗方案体现了因时、因地、因人“三因”制宜的特点。

  二是我们紧抓核心病机,分期分证来进行治疗。整个方案要围绕着疾病的不同阶段来分析它的核心病机,抓住关键环节来进行治疗。整个方案覆盖疾病的全过程,主要是围绕湿热郁肺来治疗的,临床上我们发现有些病人的湿比较重,有些病人的热比较重,因此我们推荐了两种不同情况的方药。比如热偏重的,我们是用银翘散合三仁汤来清热化湿治疗。湿重于热的,我们推荐了达原饮来进行治疗,这个方也是一个古方。早期我们是针对清除湿热之邪来进行治疗的。到了中期,这个疾病就比较严重了,这个阶段是湿热闭肺,堵在肺里面,气机不畅通了,另外整个消化系统会出现一些不畅通的情况,我们叫做肺胃同病。这个时候我们围绕着气机的堵塞来进行治疗,我们推荐的方子是麻杏石甘汤、千金苇茎汤合小陷胸汤。同时,根据不同病人的情况,有些病人偏虚的,我们还有一些加减,偏热的也有一些加减。到了疾病的严重阶段,这个阶段的病人主要是出现呼吸衰竭,在这个时候病人的表现就是正气亏虚、邪毒内闭,这个时候我们推荐扶正驱邪来治疗,一方面是提高病人的免疫功能,扶助的正气,另一方面要驱邪气,降低炎症风暴、炎症损伤,这个阶段我们推荐的是参附汤或者独参汤,再加一些驱邪清热解毒的药物。到了恢复期,主要是正气不足,可能有余邪未清,或者是正气比较虚弱两种情况,这一阶段我们以扶正为主,驱邪的力度不强,或者是单纯扶正,从促进身体修复的角度来治疗。广东的方案的第二个特点就是分期分症辩证治疗。广东的方案跟全国的方案略有不同,它体现了广东的特点,湿热为主,另外容易挟虚的特点。谢谢。

202_14.jpg

时代周报记者提问

  时代周报记者:请问八院的谭主任,湖北以外,中药参与治愈的比例已经占到了八成,但有人质疑说中医能不能单独治好新冠肺炎,八院作为定点医院,中医是如何发挥作用?有没有纯中医治疗的病例?效果怎么样?谢谢。

  谭行华:大家知道,省第八人民医院是广州市收治传染病的一个定点医院,我们医院本身非常重视中医科的工作,我们医院的办院方针就是“中西医结合”,实际上是中西医并重的原则。我们中医科本身也是国家中管局防治传染病的一个重点研究室。我们医院在疫情开始的时候已经制定了完善一些中医会诊的工作制度,确定了中医科可以参与全院所有病人的中医治疗,在我们医院1月20日开始收治新冠病毒感染确诊及疑诊患者的时候,1月23日就开设了中医隔离病区。这些条件为我们早期观察病人、及时地制定“肺炎1号方”提供了很好的支撑条件。

  有没有单纯地用中医治疗,纯中医治疗是指未使用抗病毒药物,我统计了一下,我们大概有30个新冠肺炎确诊病人没有使用任何抗病毒药物,有一些实际上也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这里我也想简单讲一下一个单纯的典型案例,这是一个30多岁的中年女性病人,因“发热、干咳、背部肌肉酸痛5天”在1月27日入住中医病房。这个病人入院时主要的临床表现是低热,干咳,口干,有轻度咽痛,乏力纳差,胸部CT提示双肺多发炎症,核酸检测阳性。诊断为新冠肺炎普通型。入院后即予肺炎1号方,治疗3天后患者体温正常,咳嗽、咽痛明显缓解,精神胃纳好转,复查CT提示肺部病变较前吸收、好转。经2周治疗,患者临床症状消失,核酸转阴,CT肺部病变明显吸收>50%,治愈出院。

202_15.jpg

广东广播电视台记者提问

  广东广播电视台记者:请问林主任,有一个说法,中医是个“慢郎中”,中医究竟在危重症的时候发挥怎么样的作用,能否举一些实例来谈一谈?谢谢。

  林琳:我们说中医是“慢郎中”,实际上中医不但治慢病,它也治急性疾病,且在许多危急重疾病的救治上起到很重要的治疗作用。温病三宝:“安宫牛黄丸”“紫雪丹”“至宝丹”,安宫牛黄丸主要是治昏迷,意识不清。紫雪丹治疗高热,这也是急重病。至宝丹治疗一些严重意识不清的病人。总的来说,中医药运用在危重疾病治疗方面,临床上是经常可以见到的。除了中药之外,针刺十宣穴放血治疗高热、晕厥等,这些都是在临床行之有效的方法。我们在临床上也经常用中医药来救治一些危重的疾病。

  曾经有一个案例,我在中山市中医院看见一个病人,当时是恶性肿瘤,另外有支气管扩张、肺部感染。病人那天已经比较严重了,家人基本上想放弃了,已经没有什么办法。我们就急着赶去中山会诊这个病人。他当时意识不太清楚,另外烦躁不安,循衣摸床,已经两三天吃不下东西,大便不通畅,一看就是一种痰热蒙蔽的证候,从中医来说是使用安宫牛黄丸适应症,当时已经夜间很晚了,问他家里面有没有这个药,他说有,嘱先吃一粒安宫牛黄丸,第二天再吃汤药,中西医结合治疗。结果我回到广州,第二天上午就收到病人家属的信息,说病人上午他神志很好,精神很好,对答清晰,而且提出要吃饭,家人非常地高兴。这个病人从意识模糊危重症的状态,经过中医药的治疗得到了很明显的改善,后续通过中西医结合,病人好转出院。所以,中西医结合治疗危重疾病方面的案例是比比皆是,是非常多的。

  再举一个例子,在治疗疫病方面我们也是很有经验的,比如在2003年SARS流行期间,我们也是中西医结合,救治了不少危重症的患者。当时5月3日(2003年),香港医院管理局邀请我和杨志敏教授到香港参与非典病人的救治工作。当时我们到香港,救治的病人很多都是ICU的病人,当然后期还参加了一些康复期病人的治疗,都是非常严重的,我们都积极辩证进行治疗,跟西医密切配合,结果有一批病人的反映是非常好的。所以我们说,在非典的治疗也体现了中医药治疗危重疑难疾病特别是疫病的疗效。我们在香港治疗的这批病人,最后通过第三方来进行配比统计分析,最后的结论是,中西医结合治疗组激素的使用量和激素的使用时间是明显少于纯西医治疗组的,这说明中医药在治疗危重疾病方面是有它的作用。现在在临床上,比如说广东省中医药和中医系统各大医院,都开展中医药和中西医结合治疗危重疾病的一些临床救治工作,比如中西医结合治疗中风,还有呼吸科重症肺炎、呼吸衰竭、呼吸肌疲劳、脱机困难、心力衰竭等重症疾病,我们都融入了中医药和中西医结合治疗,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所以我们感觉中医不但治疗慢病和预防疾病,在危重症治疗方面也是有它的作用。谢谢。

202_16.jpg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提问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请问陈宁主任,网络上也流行非常多的中药预防方,在疫情期间,对于广大市民如何强身健体、提高抵抗力,中医有什么建议?给群众支支招。

  陈宁:中医药是整体和系统医学,讲求“天人合一”,“未病先防,已病防变,瘥后防复”的治未病思想早就被大众熟悉。因此,在几千年的实践中,中医早就总结出了许多行之有效的防病方法。

  《黄帝内经》说:“虚邪贼风,避之有时”“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温疫论》说:“本气充满,邪不易入;本气适逢亏欠,呼吸之间,外邪因而乘之。”所以我们在疫情期间,首先要遵循政府推出有关个人卫生方面的防控指引,避免疫气入侵,同时要固护正气,增强免疫力,在这里给大家提几条建议:

  一是吃。春夏养阳,根据自己的体质,在医生的指导下,吃也不能乱吃,微信上太多药方了,但是我觉得还是要在医生的指导下,给予中药汤剂或药膳进行调理,增强体质。中医的核心是辨证施治,你是什么体质就吃什么,所以一定不能乱吃。广东的群众可以留意我省治未病专家制定的《广东省2020年冬春季节中医药扶正固本养生保健指引》,上面的介绍很详细,大家可以看一看具体的指引。

  二是穿。老话有“春捂秋冻,一年无病”的说法,但“捂”的位置很有讲究,不是只是添衣服,早春时节,手腕、腰眼、小腿和肚脐这四个部位都是重要的地方,我们要护好它。

  三是动。中医学有“动则不衰”之说,运动锻炼可提高机体代谢,增进机体抵御外邪能力,这段时间由于疫情影响,大家都宅在家里,宅在家里也要动,可以做八段锦、太极拳等,还是要动,在家躺在沙发上不动也不行。

  四是宽。要做到心宽,《黄帝内经》说“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疫情期间,居家时间久了,大家心情不免有点焦躁,但我觉得一定要保持平静的心情,你心态好了,就能睡得好了,心态与睡眠这两者都与人体免疫力密切相关,心态好了,睡眠自然会好。心情、睡眠不好,免疫力就低,免疫力一低,它就易染病。我们可以通过穴位按摩,耳穴埋豆,艾灸,针灸等改善睡眠,稳定情绪。谢谢。

202_17.jpg

人民日报记者提问

  人民日报记者:请问徐庆锋局长,广东省在确诊病例救治当中,中医药参与率达到90%以上,广东省是如何引导中医药参与、推动中西医结合防控救治的?谢谢。

  徐庆锋:谢谢这位记者的提问。自从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并且强调要坚持中西医并重、中西医结合,开展医疗救治。在广东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下,全省卫生健康系统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这一号召,应该讲我们中医药的早介入、早治疗、早救治还是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目前来看,我们省1331例确诊病例当中,有1245例运用中医药来救治,参与率达到93.54%,有效率达到89%,这个效果应该讲是非常明显的。

  如果说有什么特点的话,概括起来有三个方面:

  第一,广东中西医协同、中西医结合的基础扎实。疫情来临,广东中医能够及早、全方位介入,应该说,我们把工夫下在了平时,打下了扎实基础。一是我们长期推动加强综合医院中医药工作,开展综合医院中医科的示范单位建设,省级30个定点医院当中有11个是国家级综合医院中医药工作示范单位,这是我们平时加强综合医院的中医科建设而打下的基础。二是加强基层中医药服务能力建设,我们实施了连续两个三年的基层中医药服务能力提升工程,目前我省在基层建成了以县级医院为龙头,以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中医科为枢纽,以村卫生站、社区卫生服务站为网底的中医药服务体系。这次疫情发生之后,我们基层的中医院就结合当地的饮食习惯,建立中医药防控体系,特别是对医学观察人员、防疫一线的人员提供中医防流感的汤药、艾灸等。

  第二,我们着重抓了中西医联合会诊机制的落实。省级层面,强调中西医结合,中医药要及时参与救治,第一时间成立中医药专家组,专家组成员参与省指挥部办公室医疗救治组专家会诊和指挥部的相关会议,确保中西医在医疗救治过程中能够同平台发声、同平台沟通、同平台会商。市县层面,全部组建中医药防治专家组并开展巡诊会诊,要求所有确诊病例均纳入中医辨证论治范围,根据临床实际合理确定中医药治疗的时机和方法。也不是说病例一来就马上进行中医治疗,要掌握火候和时机,对每一个病人经过辨证论治之后,用不同的方法来对病人进行治疗,提高治疗的效果。

  第三,我们在一些地市开展“中西医双管”机制探索试验。比如惠州市在新冠肺炎医疗救治工作中,每个确诊病例除常规配备专科管床医生外,还同时配备1名中医师来分管病床,病例所有临床资料实现同步共享,中西医实现无缝对接、协同配合,通过这样“双管”的方式,取得较好的效果。谢谢。

  主持人陈江帆:谢谢徐庆锋先生。今天的新闻发布会到此结束。明天我们将邀请省生态环境厅、省住建厅的负责人出席发布会,并介绍有关情况。欢迎大家继续将感兴趣的问题发到省新闻办的电子邮箱,我们将会同发布单位及时做出回应。谢谢各位发布人,谢谢大家。

  来源:南方网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