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要闻 > 图片新闻

彭晓洪:我们在雷神山抗疫的日子|杏林逆行者

发布日期:2020-03-23 18:32:47 来源:本网 浏览次数:- 字号:

4.jpg

  编者按

  辞岭南,赴江城,战“新冠”。自1月24日除夕起,广东中医药系统近350名医务人员逆向而行驰援湖北。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雷神山医院、武汉市第一医院、武汉客厅方舱医院……都留下了他们与时间赛跑、与病魔较量的印记。他们中间,有的是60后、70后资深中医专家,有的是80后、90后中坚力量,有的是00后“大孩子”……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杏林逆行者。

231_1.jpg

  ▲彭晓洪拿着雷神山医院的工卡

  讲述者:彭晓洪 北京中医药大学深圳医院主治中医师(重症医学科)、支援湖北的国家第四支中医医疗队成员,深圳首批中医医疗队成员。

  3月9日,距离彭晓洪到武汉雷神山工作已经有大半个月的时间。截至3月6日,在深圳中医医疗队负责的24张病床中,15名病人已经出院,而彭晓洪管床的5名病人有3名出院。

231_2.jpg

  图为彭晓洪医生送两名患者出院

  “我们没有松懈。”彭晓洪说,从2月17日奔赴武汉,医疗队就下了决心:战疫不结束,不鸣鼓收兵。自己动手完善病区设置2月17日,第四批国家中医医疗队成员支援湖北武汉,前往雷神山医院对新冠肺炎确诊患者进行救治工作。第二天一早,队员们吃完早饭后立刻前往雷神山医院。“这是我第一次到武汉。”彭晓洪说。尽管他已经无数遍通过媒体知晓武汉的情况,但真正亲眼看见,内心依旧起了波澜。“刚刚下过一场雪,地上很潮湿。紧闭的大门、空荡荡的街道,路上只有我们一辆车,看起来很不适。”彭晓洪说。然而不容多想,半小时后他们来到了雷神山医院,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彭晓洪回忆,初到雷神山,既当医生也当工人,深圳中医医疗队员们分工协作,有的搬物资、有的做协调把病区完善,连吃饭都是蹲在路边匆匆解决。体力工作之外,队员们还要与时间赛跑,进行院感培训、流程制定、队伍磨合,还演练了如何接收和转运患者。2月20日,在到达雷神山医院第三天,彭晓洪所在的病区开始收治患者。“广东中医医疗队队负责48张床位,当天下午收治满员。”彭晓洪说。面对一批48名患者的同时到来,彭晓洪和同事们临危不乱,开始一一进行问询、登记、安置、检查,仅用了两个小时,他们把所有的病人都安顿了下来,并进行了“排雷“。“排雷就是评估患者的病情严重的状况。”彭晓洪说,经过诊断,17名患者为重症患者,占比1/3。

  尽最大努力保证医患双方安全“尽管我们之前进行过很多次穿脱防护服的演练,但真正到了战场上,完全不一样。”彭晓洪说,出发雷神山前,他收到最多的祝福是“平安“,到了雷神山,如何保证患者诊疗效果,同时保证个体“平安“是摆在他面前的第一个难题。穿上防护服后,如何在行动不便的前提下保证治疗?防护服最大的活动幅度是多少,如何避免动作过大而破裂?如何保持呼吸平缓,让护目镜使用时间更长?甚至连如何忍住饥饿,忍住不上厕所,都成为了考验。

231_3.jpg

  彭晓洪在病房“我是ICU的医生,当患病者出现紧急情况,我会下意识地奔过去。但是在雷神山,我们尽量要稳住自己,因为一旦护目镜模糊,治疗就无法进行。”彭晓洪说,在下意识和理智上,尽管自己会有不适,但他尽量平衡做到最好。最让他记忆深刻的是一次给患者做心电图治疗的经历。有一天,彭晓洪要给十多名患者测量心电图,因为每个病房都有门槛,穿着防护服没法将推车抬过去,彭晓洪便拎着心电图机走遍了十几个病房。“当时我只想快一点,但当我给两个患者做了心电图之后,发现自己呼吸急促,护目镜已经花了。”稳住自己的急切心情,彭晓洪强制让自己冷静,并最终给患者完成了检查。“一旦进病区,我们尽可能在里面待久一点,因为穿脱防护服程序复杂,患者出现紧急情况也不允许等待。”彭晓洪说,他们通常会等到患者病情稳定才会走出病区,防护服经常是“湿了干、干了又湿“,从早上进病区工作,出来往往已经是下午两三点。“工作前,我们都会尽量补足水分,因为进病区后一切都是未知数,要挺得住。”彭晓洪说。龙岗中医治疗经验在雷神山落地在深圳中医医疗团队所在的病区,中医是重要的治疗手段之一,使用的中药治疗方式,包括中药汤剂、颗粒,还有中医适宜技术、运动调节、情致调节等等。“辅助的治疗还有热奄包、防疫香囊、耳穴压豆、沐足等等,我们也会教患者练习八段锦。”彭晓洪说,他的工作单位——北京中医药大学深圳医院(龙岗),也送来了防疫物资,从龙岗寄过来的热奄包、防疫香囊都派上了用场。“我们有一款防疫香囊,患者挺喜欢的,有一些患者担心把香囊弄丢了,就挂在脖子上,还希望出院后多带几个回家送给家人。”彭晓洪说。为了让患者保持心情舒畅,积极接受治疗,彭晓洪还用情致调节的方法给患者传递乐观的心情。“我们进到病区里面,尽量营造轻松的氛围,说一些让大家都开心的话,不要给他们增加心理负担。”彭晓洪说。在深圳中医医疗队的精心治疗下,当前,深圳中医医疗队管理的病区,24名患者陆陆续续有将近一半出院,而彭晓洪管床的5名病人,其中3名已经出院。但彭晓洪和同事们依旧没有放松警惕,并随时迎接下一批病人的到来。“别人形容我们是逆行的勇者,但我自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就是想着怎样把事情做好,打好这场战疫。”彭晓洪说。工作生活两点一线到武汉半月有余,彭晓洪有点想家了。虽然工作上是一个团队,但在生活上,他们却是一个个“独行侠“。“为了保护自己和他人,我们在下班后不串门,也不出门,在酒店走廊都会戴上口罩。”彭晓洪说,生活就是“医院——酒店“,两点一线。下班后,彭晓洪有时候会按照潮汕老家的习惯“喝喝茶“,或者会打一套中医“八段锦“来强身健体,但更多的,是思念家人。离开深圳的时候,彭晓洪的妻子还在坐月子,他有点愧疚。“孩子没满月我就离开了。“但彭晓洪也感谢家人对他的支持,特别是同为医务人员的妻子,“我是医生,职责使然,她也理解。“彭晓洪说,妻子在家照顾孩子很忙,他跟家人视频,大多数时候妻子把手机放在一边,彭晓洪就这样安安静静地看着,“这也相当于陪伴吧。“对于在武汉工作的这段时间,彭晓洪感言,虽然黄鹤楼近在咫尺他无缘看见,甚至还错将一个湖泊当成长江,但他却在这段时间遇见了人心最真挚的善和美。“疫情之下,我们遇见的每一个人,都让我们看到了武汉人内心的真诚和善良。““可能我这一辈子,只要听到武汉两个字,我都会想起这个地方。”彭晓洪说,等疫情过后,他会带上妻儿,以另一个身份回来。“武汉“,会一直在他心里。

231_4.jpg

  彭晓洪与妻子宋棠合影

5.jpg

  【供稿:国家援助湖北中医医疗队广东团队,作者:高向荣、刘婷婷,通讯员:刘婷婷】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