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要闻 > 图片新闻

岭南中医药文化欧洲行走进德国,探访欧洲唯一的中医院和当地知名中医诊所

发布日期:2019-11-07 18:00:05 来源:本网 浏览次数:- 字号:

  

  11月2日,"岭南中医药文化欧洲行”来到第三站德国魁茨汀医院。来自广东的中医药专家和德国的医学界权威人士,就中医发展话题开启了一场“德中中医论坛”。会后,广东中医名家各展身手,让与会嘉宾和观众深度体验了中医疗法。

073_1.jpg

  “德中中医论坛”现场。

  28岁欧洲唯一的中医院“复制”不易

  从德国慕尼黑一路向东北行进200公里,穿过云雾缭绕的巴伐利亚山林,就到了魁茨汀市。这里有一间已经开业28年,至今仍是欧洲地区唯一一所保险公司付费、收治住院病人的中医院。

  魁茨汀医院的成立,颇具传奇色彩。1991年,来自德国巴伐利亚州魁茨汀市的老施道丁尔,在感受到中医的魅力后,克服种种困难,与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合作,在德国落地第一所中医院。2010年,该院挂牌成为北京中医药大学德国魁茨汀医院。2018年12月8日,中国—德国中医药中心(魁茨汀)在此落地。

  盛行自然疗法的德国,民众对中医保持甚为开放的态度。魁茨汀中医院德方经理施道丁尔先生介绍,该医院有75张床位,每年有1200名住院病人和2000名门诊病人。90%以上的住院病人由基础保险覆盖,10%的病人由私人保险支付。统计显示,这些病人平均年龄在55岁,大约74%为女性。

  “来到魁茨汀中医院治疗的病人,大多病情非常复杂,西医已经无法解决,平均患病时长达到11年。”施道丁尔先生介绍,这里的病人平均住院时间是4周,由于希望来到魁茨汀中医院治疗的病人太多,至少需要提前三个月预约。

073_2.jpg

  魁茨汀医院中方院长戴京璋教授介绍相关情况。

  在这家医院,中药使用率是100%。记者在魁茨汀医院看到,这里不仅有传统的药材柜,而且病人服用的中药也是按照传统方式煎煮成汤。

  “德国第一家中医院能运行28年,说明中医确实有效,但要复制这一模式却并不容易。”魁茨汀医院中方院长戴京璋教授告诉记者,其中涉及到中医人才工作许可、法律审批等多个现实问题。虽然德国的自然疗法盛行,对植物药的使用也非常普遍,但在法律上,中医仍缺乏相应的地位。“在德国,主要有三类人可以从事中医治疗,一类是西医学中医,大约有5万名西医有针灸执照;一类是牙医;一类是通过国家考试的自然疗法治疗师,但并没有专门针对中医的执业资格考试,而国内的中医师要到德国执业,首先面临的就是执业资格难题。”

  德国医生现场体验中医治疗手法

073_3.jpg

  宝安纯中医治疗医院张春红主任在论坛上分享。

  在“德中中医论坛”上,来自广东省中医院、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深圳宝安纯中医治疗医院的专家,分别就岭南陈氏针法、中医膏方养生理念、针灸醒脑开窍、中医手法治疗等开展阐述,吸引了众多关注。而德国多名医学权威也来到现场,就中医药科研概况、中医养生与健康旅游等话题在论坛上进行分享。

073_4.jpg

  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陈瑞芳教授讲述膏方养生。

  慕尼黑工业大学的迪特·梅卡特教授研究中药接近30年,他认为,传统中医药仍需要加强研究,缺乏完整的病理学、毒理学方面的数据,是中药未来必须面对的大问题。

073_5.jpg

  宝安纯中医治疗医院齐伟主任为体验者推拿。

  今年66岁的米夏埃尔·奈里希,是德国圣约瑟夫医院创伤外科主任,雷根斯堡大学医学院教授。从10年前就开始对中医倍感兴趣的他,来到活动现场体验了一把中医手法。由于常年做手术,他深受颈椎疼痛的困扰,宝安纯中医治疗医院中医骨伤科负责人齐伟,为他进行了手法治疗,奈里希教授连呼“Excellent!”

073_6.jpg

  现场一名针灸体验者玩起了自拍。

  在论坛上,广东省中医院传统疗法中心主任陈秀华为IT工程师弗兰茨·佩廷格施针。第一次体验针灸的佩廷格告诉记者,长期伏案面对电脑,自己的脖子疼痛已经有一年左右,针灸之后让他感觉马上放松了下来。中医针灸让现场观众连呼“神奇”,面对脸部密密麻麻的细针,有的体验者甚至玩起了自拍。

073_7.jpg

  南方日报记者采访针灸体验者。

  当天,中德医药界有关人士还召开会谈。广东省中医药局局长徐庆锋在会上表示,今后双方要在中医药人才培养和学术研究等方面加强合作。

  20年行医,他用中医疗效赢得德国市民的认可

  随后,“岭南中医药文化欧洲行”代表团继续西行400多公里,来到本次行程的最后一站——法兰克福。距此不到一个小时车程的黑森州,有家知名的中医诊所,它有15张床位,每天接待约50名病人,其中95%以上都是德国当地居民或者来自周边国家的病人——如纽伦堡、德累斯顿,甚至意大利。

  这就杜煦电博士的中医诊从1992年到德国公派留学,到2002年正式开办私人诊所,杜煦电和妻子已经在此行医近20年,也是当地少数拥有西医资质的中医。广东中医药专家代表团专程拜访,与这位德国中医进行了详细交流。  

  在德国,知名的埃伦巴赫民意测验机构调查发现,只有18%的德国人一味相信西医,但有61%的德国人愿意接受中医治疗,且在曾经接受过中医治疗的德国人中,愿意再次接受中医治疗的比例高达89%。“德国人是个很谨慎的民族,但他们一旦接受一种外来文化,认知程度也会更高。中医的疗效确实,当地老百姓对中医药的接受度非常高。杜煦电说。

073_8.jpg

  诊所工作人员正在整理上午就诊病人的病历。

  从1978年起在浙江中医药大学学习五年,获中医医学学士,再到1984年在湖北中医药大学师从国医大师李今庸教授三年,获中医医学硕士,杜煦电经历了8年中医教育,并在1992年公派留学德国,在海德堡大学研究“针灸抗肿瘤化疗毒副作用”的课题。拥有中西医结合背景的杜博士,病人以疑难杂症为主,其中包括消化道疾病、呼吸系统疾病、疼痛疾病等。“比如过敏、哮喘、慢性腹泻、偏头痛、慢性骨关节病等,中医的疗效都非常明显。”肿瘤康复病人的数量也不少,其中以乳腺癌患者居多。“中药治疗可以帮助病人提高免疫力,让白细胞回升。”

073_9.jpg

  诊所的处方笺和中药饮片。

  与大多数国外诊所以针灸为主不同,杜博士的病人中,一半都会开有中药处方,包括提供艾灸的居家治疗。虽然德国还没有允许中药饮片进入,但杜博士的病人拿到处方后,可以通过向英国或荷兰的药店订购中药饮片快递到德国的方式,实现传统中药汤剂的治疗。“一般都是西医实在治不好了才会来中医诊所,病人的病历往往有厚厚的一本,即便如此,中医的疗效仍然很好。”

073_10.jpg

  诊所工作人员向广东中医药专家展示诊所用药清单。

  德国产妇也开始接受“坐月子”

  “中医是个很好的东西,但在国外受到限制还是很多。”杜煦电博士指出,在德国,中医可以说是“奢侈品”,只有收入高的人群才能进行中医治疗。

073_11.jpg

  诊所内的药物。

  记者了解到,在德国,中医并没有被列为现代医学体系之外的分支。具有西医资质,经过一定的培训,就可以用针灸给病人治病,国家保险也覆盖这部分费用。而对于没有西医资质的自然治疗师来说,提供的中医治疗要么是病人自费,要么是私人保险偿付。“在德国行中医的人大多是德国人,在整个医生范围内,德国医生使用针灸的范围之广,可能在全球也数一数二。”

073_12.jpg

  使用后的针灸针,经消毒处理被制作成了诊所内的装饰元素。

  “一个民族最重要的是自己的文化。中国的中餐举世闻名,目前中医的上升趋势也非常明显。”杜博士介绍,最近一项民意调查显示,以针灸为代表的中医已经超过中餐的排名。中医药是中华文明的重要载体,像杜博士这样的中医也成为海外推广中医药文化的有力助手。他举例说道,在德国,产妇没有“坐月子”的说法,一般产妇生完孩子三天后就像正常人一样工作生活。而中国的“坐月子”文化是来自中医对女性生理的认识,认为产后气血丧失,需要调理。“产后用中药调理,现在越来越多德国妇女开始接受这个观点。”

  “西医很强大,中医很伟大,西医讲究深度,中医讲究广度,中西医结合又强大又伟大。”杜煦电博士特别指出,在德国行医经历中发现,外国人对中医药的治疗更为敏感,往往只需要小剂量的中药即可实现很好的效果。“中医药宝库需要好好挖掘和传承,要让全球人民都能享受到这笔财富。”

  【来源:南方+,策划:刘江涛、陈韩晖,执行:王会赟、卢轶 、严慧芳,采写:严慧芳、邵一弘、许隽,摄影/视频:许隽、邵一弘,编辑:李杰伦,校对:黄买冰】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