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医药服务 > 中医药文化

周岱翰:中医当自强,才能发扬创新

发布日期:2020-07-05 09:24:15 来源:广东省中医药局 浏览次数:- 字号:

  

  本文受访专家:周岱翰,广东汕头人。1966年毕业于广州中医药大学,现为广州中医药大学首席教授、主任医师、肿瘤研究所所长,广东中医药研究促进会会长。2017年6月获评第三届“国医大师”,2019年荣获“全国中医药杰出贡献奖”。

  ●中医药治病,向来强调“三因制宜”,即因时、因地、因人制宜,围绕不同个体、不同阶段分析疾病的核心病机进行辨证论治,这就是古老而朴素的精准治疗。

  ●寻求古训,博采众方,是中医的博大精深之处。数千年来不同时期、不同医家积累了丰富经验和各家学说,不能因为强调经典就排斥非经典。

  ●中医的望闻问切是宏观辨症,西医学中的影像检查和病理分析是微观辨证,了解微观辨证,对中医的思维有开拓启发作用。

  他首倡的“带瘤生存”中医治癌观点已成行业标杆;他创办首个《中医肿瘤学》学术期刊,填补国内无中医肿瘤学专业期刊的空白;年近八旬,他仍坚守在抗癌临床、教学、科研的第一线……在全省中医药大会召开之际,南方日报记者独家对话国医大师周岱翰。

  周岱翰说,中医药要自立自强,要把机理与经验传承好,不断创新才能更好地发扬光大;他呼吁,中西医相互交融,博采众长,为己所用,不能学了西医的一套就忘了中医的根本。

  谈起中医,周老满怀深情,娓娓道来。打了一辈子交道,中医是他的情怀。

  谈中医优势

  底蕴深厚,百姓信赖

  南方日报:广东是岭南中医的发源地,也是中医药大省。您觉得广东发展中医药的优势有哪些?

  周岱翰:自18世纪西医进入中国后,中医一统的局面逐渐被打破,中医的生存与发展受到冲击。新中国成立后,中医药事业在党和政府的重视下焕发勃勃生机。与其他省份相比,广东中医药发展有两大优势,首先是政策支持。广州中医药大学创办于1956年,是我国首批建立的4所中医药高等院校之一。

  其次,中医药在岭南地区有着深厚的民众基础。广东地区潮湿闷热,老百姓素有喝凉茶的习俗,以祛湿热、清肝火。夏天,人们还会煮上绿豆糖水来消暑,老百姓在家中常备丹参粉、田七粉来养生。

  南方日报:此次疫情中,中医药发挥了特色优势,对此您怎么看?

  周岱翰:中医药是数千年来先辈跟疾病作斗争积累的经验。历代中医典籍《神农本草经》《伤寒杂病论》《温病条辨》《温疫论》等,从外感疾病、温疫大症,到临床救治,均有丰富的效验。

  这一次疫情,中医专家从《伤寒杂病论》里选用了治疗肺病发热的麻杏石甘汤,治疗肺部感染后咳嗽憋气的射干麻黄汤,调节身体状况的小柴胡汤和祛湿毒温毒除痰的五苓散,配合部分健脾中药,将数个方子有机组合,方中套方,就形成了清肺排毒汤。

  中医强调整体观念、辨证论治,既驱邪,又提高免疫力,并在抑毒、排毒的过程中恢复机体的正常功能,能准确应对、迅速投入临床。中医学治疗还强调“三因制宜”,即因人、因时、因地制宜,即使同一个疾病,在不同地方,其中医药治疗方案也存在一定的差异。

  谈人才培养

  重经典、多临床

  南方日报:如今,中医药高质量发展面临什么样问题?

  周岱翰:如今西医是主流医学,广东中医药发展虽然走在全国前列,但在资源分配、技术人才力量、民众基础,尤其是青年人对中医的认识上仍有诸多不足。

  中医药人才培养讲究师承,新中国成立后,医学院校教育成为主要途径,但普遍存在忽视中医经典和中华传统文化教学,中西医课程设置主次不分明,学生临床诊治能力训练不足等。

  我认为,不管是医学生还是已进入临床的中医师,都要不断加强中医基础知识的学习。在中医研究生教育上,我建议加强中医基本功的培训,强化一定比例的中医临床课程。已从业的中医师,也需做好继续教育。

  南方日报:当年您学习中医时,是什么样的情景和氛围?

  周岱翰:那时候,我们心无旁骛地投入学习,自觉培养出热爱中医的情怀。我记得当年学针灸课程时正值寒冬,几个男生抽签,谁抽中了,就脱下上衣,背部给别人练针灸。早上如厕时,都可听到背方歌声。那时候,考核方式之一就是背《内经》和《伤寒论》经文,高分同学都会上光荣榜,大家你追我赶,以上榜为荣。

  上世纪60年代,物资匮乏,我和同学会把饭票换成馒头,然后带一盘象棋登上白云山下棋,谁输谁就背几条方歌。这些学生时代的乐趣,至今难以忘怀。

  老师上课也很厉害,讲《内经》的老师不用看讲稿,随口便能背出经文并作详尽解释。那时候没手机也没微信,学生能够全身心投入到学习中去。现在年青人诱惑太多,少了我们当年学习时的那种专注劲头。我现在的中医基础多数都是读大学期间积累下来的,受用几十年。

  谈传承发展

  中西汇通,为我所用

  南方日报:中医讲究传承经典、重古训,应如何理解中西医结合?

  周岱翰:中医重视传承经典,但不是固守经典。我是倡导中西汇通的,中医需要汲取自然科学的知识,不能视而不见。中医生也要了解学习现代医学的知识。中医的望闻问切是宏观辨证,西医中的影像、病理是微观辨证。学习了解微观辨证,对中医的临床思维有开拓启发作用,可以更全面地评估疾病与机体的整体状况而利于精准治疗。但是,在学习西医中,应注意不要跑偏,避免中医西化,舍本求末。

  南方日报:您是如何学习中西医知识的?

  周岱翰:我的知识是不断积累、多途径努力学习汇集的。我订了一些专业中西医学杂志报刊和科学文摘,看见需要的内容,就可以剪贴下来。我也会让学生上网查阅资料,所有病人皆可是我的老师,他们的治疗过程和体会就是我的经验来源。通常,我会关注西医最新的技术,然后回看中医经典论述。现在我仍在临床和科研一线,带博士生和师承弟子,由此倒逼我要掌握本行肿瘤专科的诊疗指南和新进展,不得不为啊!

  南方日报:近些年中医药海外影响力越来越大,但走出国门仍面临一些挑战。中医药尤其是岭南中医该如何更好地走出去?

  周岱翰:中医要自立自强。跟别人分享中医药经验,前提是经验方法比他人好,人家才会信你。在国内,我们要发挥中医治疗优势,总结经验,阐明机理,用科学的、容易听懂的语言表述。如本次中医药治疗新冠肺炎的经验和方药,酒香不怕巷子深,就自然走出了国门。

  广东与港澳交流密切,可利用港澳地区的科技平台和中医力量,用岭南中医药优势促进港澳地区的中医药发展。香港中文大学已聘请我为中医学院的顾问,我将在那里建立一个传承工作室。我将传承岭南中医肿瘤学术流派,推动岭南中医药在港澳台、东南亚的发展,发挥自己的绵力。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